近日,游戏社交平台TT语音母公司趣丸集团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公司联合保荐人为高盛、中金公司和美国券商杰富瑞(Jefferies)。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趣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旗下产品包含TT语音、TT玩+、声洞等,主营业务包括即时语音通讯、游戏社交、游戏联运发行、游戏电竞等。截至目前,共经历4轮融资,最近一次融资发生在今年2月,趣丸网络(TT语音)完成总金额为1亿美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为经纬中国、兰馨亚洲等美元基金。

  超9成收入来自TT语音业务

  招股书显示,趣丸集团2018至2020年营收分别为4.33亿元、8.36亿元、14.93亿元;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营收为11.73亿元,上年同期为6.02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趣丸营收高度依赖TT语音业务,2018至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来自TT语音的收入占总营收比分别为58.6%、85.7%、90.9%、97.9%,占比逐年扩大。

  营收增长的同时,趣丸集团业绩却由盈转亏,且亏损呈现扩大趋势。2018至2020年及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趣丸集团利润分别为1338.1万元、1.3亿元、-1.54亿元、-9.89亿元。

  对于亏损的原因,趣丸集团表示,主要由于公司估值增加分别录得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及以股份为基础的补偿及与集团重组有关的一次性开支增加。

  开支方面,趣丸集团营销推广费用开支大幅超过其同期研发性开支。招股书显示,2018至2020年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1.64亿元、2.69亿元、6亿元,同期,研发费用为4407.4万元、8815.6万元、1.43亿元。

  用户数方面,趣丸集团用户超9成为年轻群体。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超过90%的用户年龄在30岁或以下。其中,TT语音应用2021年上半年的平均月活跃用户达1620万人。

  毛利方面,趣丸集团2018至2020年毛利率分别为71.2%、63.1%、65%;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毛利率为58.9%,上年同期为67.2%。对于毛利率下降,趣丸集团表示,主要是由于增加了与公会分成的收入,以及同时增加了与游戏开发商分成的收入。而2021年上半年毛利率下降则是由于趣丸集团2020年下半年推出了音频娱乐服务,其与公会分成的收入比例高于增值服务所占比例。

  付费率逐年下滑至5.1%

  随着监管趋严,陪玩行业迎来整改期。今年9月7日,欢聚集团旗下Hello语音等多款陪玩类APP被无限期下架,而在该监管批次中“侥幸逃生”的TT语音却被曝出发布陪玩招募帖“挖角”同行,打擦边球等猫腻问题。

  此前,TT语音因内容不合规也曾收到监管机构的整改命令。2019年8月,中央网信办通知苹果及安卓应用商店暂停下载TT语音应用。趣丸集团在招股书中表述,由于该暂时性的暂停,我们的用户群及用户参与的增长在暂停期间遭受严重影响。

  今年2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规范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中载列有关提供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平台的注册及若干直播业务的规定,规定涉及实名登记、用户虚拟打赏消费上限、有关未成年人虚拟打赏的限制、直播审查人员要求等方面。

  面对日益趋严的监管环境,摆在趣丸集团面前更为迫切的问题是,较为单一的收入来源及付费率的下滑。招股书显示,2018至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TT语音应用付费率分别为7.3%、7.1%、5.3%、5.1%。对于付费率下滑的原因,趣丸集团解释称,主要由于于该期间,月活跃用户的增长速度大幅超过月付费用户的增长速度,尚需时日进行新用户付费意愿培养。

  趣丸集团在招股书所涉风险中表示,其收入主要来自用户消费虚拟物品,且预期将继续如此。公司业务短期内将很大程度上依赖自付费用户收取的收入,付费用户数量或ARPU值(每名付费用户产生的平均支出)的下降都将对公司业绩产生严重不利影响。

  面对短期内难以突破的单一收入模式,虽然趣丸集团旗下旗舰产品TT语音从去年开始就接连赞助LPL、KPL国内两大顶级职业联赛,但目前来看,从电竞赛事切入距离商业化变现尚有一段距离。

  在整个陪玩行业被按下“暂停键”的冷静期,趣丸集团除了花费精力进行用户付费意愿习惯培养,探索更多有益的商业模式尝试外,更应注重经营的合规,通过不断升级的内部核查及技术手段,充分发挥陪玩App对游戏电竞产业的正向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