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电竞游戏市场蓬勃发展,游戏陪玩行业应运而生,并迅速崛起。然而今年9月初,游戏陪玩遭遇行业监管的重拳出击,欢聚集团旗下Hello语音、虎牙旗下小鹿陪玩、比心陪练(比心APP)、咪呀、可可西里、一派陪玩、比伴陪玩等7款APP被无限期下架。此外,经过约谈,比心陪练发布声明称,将永久性关闭涉及“陪玩”的功能。

究其原因,归结于游戏陪玩平台的发展逐渐“畸形”,原本单纯的电竞游戏陪练逐渐朝着诸如哄睡、陪聊甚至裸聊、诈骗、桃色交易等灰色地带发展。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此轮监管留有整改空间,相关平台方按照要求整改完成并验收合格后,仍可继续上架。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我国共现存163家游戏陪玩/陪练相关企业,93%的企业于近5年成立,主要分布在安徽、广东等地。从赛道融资情况来看,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游戏陪玩赛道有19个项目拿到融资,共有32起融资事件,披露融资总金额超8.7亿元人民币。值得注意的是,游戏陪玩赛道的投融资主要集中在2015至2018年的这4年间,2018年后就再未发生过,难道说“嗅觉敏锐”的资本早已抛弃了游戏陪玩赛道?

2018年之后,我国游戏陪玩赛道资本“消失”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我国游戏陪玩赛道共发生32起投融资事件,披露融资总额超8.7亿元。融资事件主要集中在2015至2018年这4年间,其中2017年次数最多,共13起,披露融资金额超1.9亿元人民币,归功于“暴鸡电竞”连获3次融资,融资总金额超6千万。2018年总披露融资金额为历年来最高,达4.7亿元,其中“狮吼TV”以及“捞月狗”单笔融资均过亿元,尤其是“捞月狗”融资金额高达2亿元。

企查查数据分析师赵莉莉发现,2018年以后,资本在游戏陪玩赛道就再无踪影,如此看来,一向“嗅觉敏锐”的资本似乎也早已抛弃了游戏陪玩领域。

“高光时刻”资本连续参投,捞月狗、暴鸡电竞融资成绩亮眼

从具体品牌来看,企查查数据显示,以游戏代练陪玩社交平台居多,包括“捞月狗”“暴鸡电竞”“比心”、“鱼泡泡”等,其中“捞月狗”2013-2018年间连获6次融资,融资总金额达3.3亿元。较为亮眼的是,2018年2月融资金额高达2亿人民币的融资,投资方为天图投资,融资轮次为C轮。

此外,“暴鸡电竞”表现也尤为瞩目,3年间连获5次投融资,融资轮次至A+轮,融资总金额达1.6亿元。博派资本、五源资本、真格基金以及红杉资本对其青睐有加,尤其五源资本,连续参投3次。IDG资本也分别在15年和18年投资了“捞月狗”和“比心”。

游戏陪玩融资热门城市:上海融资事件数量最多,海口融资金额最高

从城市分布来看,企查查数据显示,游戏陪玩赛道投融资主要分布在上海、北京等地,其中上海数量最多,共8起,披露投融资金额超3.2亿。海口市、深圳市以及北京市均发生6起,海口市披露融资金额略高于上海市,达3.3亿,占据了游戏陪玩赛道总金额的37%。

游戏陪玩融资金额TOP20项目:捞月狗以3.3亿元排名第一

从融资金额来看,企查查数据显示,“捞月狗”以3.3亿元遥遥领先,“暴鸡电竞”以1.6亿元位列第二,“比心”以1.2亿元位列第三。此外,手游视频直播平台“狮吼TV”、直播经纪公司“中娱传媒”也入围了TOP5。

93%的游戏陪玩企业成立于近5年

企查查数据显示,全国范围内现存163家陪玩相关企业。从成立时间来看,有70家企业成立于近5年,占比总量的93%。

从陪玩相关企业的注册量增长趋势来看,2011至2016年,游戏陪玩行业还未崛起,年均注册量仅1家。随着电竞游戏行业的逐渐火热,游戏陪玩市场也随之扩大。近5年注册量均超过14家,其中2019年新增25家,同比增长178%;2020年略有下降,新增23家,同比下降8%;今年前9个月共新增69家,是去年全年的5.3倍。由此可见,大多数游戏陪玩企业是在近几年看到游戏市场热度后,才选择入场。

安徽省陪玩相关企业数量最多

从地域分布来看,企查查数据显示,安徽省拥有的陪玩相关企业数量最多,达16家。广东省以15家紧随其后。湖南和河北分别以8家和9家位列第二梯队;山东、四川、陕西以及江苏则位列第三梯队。

总的来看,2015-2018年是游戏陪玩赛道的“高光时刻”,前期资本对游戏陪玩赛道的投资并不吝啬,单笔投资额最高达2亿元,且连续参投。时间是对市场最好的验证,随着快速的发展,游戏陪玩行业出现了明显的弊端:1.客户人群不稳定、2.用户与陪玩绕过平台私下交易,影响利润、3.桃色交易等监管风险,因此资本逐渐对游戏陪玩赛道失去了兴趣。希望此次约谈之后,游戏陪玩市场能够有所规范,以新的面貌向前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