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已成为线下年轻人的社交新宠,线下门店早已突破30000家。然而,在新鲜刺激的背后,却是色情、暴力滋生的温床,市场乱象层出,这是怎么了?”

“剧本杀”成色情温床

“剧本杀”是桌面游戏的一种,它主打社交推理,最早起源于英国的“谋杀之谜”,利用剧本虚构出多种不同的人物角色,并演绎出精彩的剧情,并剥茧抽丝找出真凶。

截止2020年底,我国剧本杀线下门店就已超30000家,其中光是北京就有4000家,杭州也有3500家,人均花费为50-300元不等。

在店面快速扩张的同时,剧本杀市场规模也已高达百亿,预计2021年年底将突破170亿元。

“剧本杀”的特色是每个人扮演不同的身份,在各种剧本中穿梭,可体验电视剧里才有的角色。

而在剧本中隐藏着多种线索,通过大家的讨论、分析,从而利用这些线索找出真相。

年轻人之所以沉迷其中,还因在快节奏的时代,青年人越来越依赖网络社交,但虚拟的社交到了现实生活中往往会被淡化,以至于线下社交呈现出“气球式社交”模式,彼此很难深入交流。

而剧本杀却可以为青年人提供一扇门,通过团体间的交流合作,以了解和融入集体中,人际交流大大加深。且剧本中的特定环境,也可让自己和其他人产生共鸣,成为真实好友。

然而,在剧本杀行业大力发展的同时,消费者的体验感却在肉眼可见的下降,整个行业显得十分浮夸,剧本质量良莠不齐,借剧本打黄暴“擦边球”的事件多有发生。

高中生为“女仆”挥霍30万

剧本杀行业的兴起,也带动了整个产业链的蓬勃发展,如大学生可兼职DM、NPC,一场可赚到100-140元,这样周末也能利用起来,减轻家庭负担。

而“剧本杀”行业也让那些创作者有了创作的方向,一个优质剧本卖上百万元并不奇怪。

如《年轮》就是如此,发行价500元,如今已卖出了10000多份,作者可分成100多万。

因创作者的收入之高,吸引了一众人纷纷创作剧本,在同质化竞争激烈的情况下,部分创作者在剧本中融入“黄暴”字眼,店家也将其当成噱头营销。

尽管“黄暴”类剧本杀确实吸引了不少玩家,可剧本杀群体5000万人中,大多数均为年轻人,任由这类剧本肆意发展,必然会对年轻人的三观造成影响。

如一个多月前,西安就发生了一件事,一17岁的高中毕业生小王,高考后迷恋上了“剧本杀”,将父母为其准备的三十万元留学费用全部花光。

从打印的50页消费详单中可见,这个男孩在一家“女仆桌游”的剧本杀店中花费数万,如“女仆”陪玩100-160元/时,索要微信500元/个,打赏“女仆”888元、8888元等。

当然,也有店家招募美女大学生当“托”,女孩可约身边的男生去店里消费,依照一场消费额拿返点。

有网友表示,自己就被女学生邀约玩“剧本杀”,一晚上花费9000元。网友表示,这个女学生一个月轻松就可赚上20万,但其赚钱方式打充满了“低俗色情”。

“剧本杀”存在监管盲区

剧本杀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市场却出现了无序发展的乱象。

早在今年3月,就有媒体指出:“剧本杀”中的凶杀案场景,充斥着暴力、惊悚、血腥、离奇,很容易让年轻人迷失自我。

南宁有一12岁男孩,在玩游戏的过程中,因剧情太惊悚被吓得昏迷住院;一23岁女生玩“剧本杀”时,被同玩的男玩家猥亵、威胁,而这些隐患如果继续放大,那必然会对青少年人的身心产生负面影响。

同时,剧本杀经营场所的安全隐患比较大,其密闭环境、装修材质、道具材质等不符合消防安全,上海已关闭400多家相关门店。

当然,如今剧本杀侵权问题也是一大困扰,盗版剧本才不过50-100元,而正版却要500元起步,不少店家采购盗版剧本,这让创作者的知识产权难以得到保护。

尾言:

一个行业想要发展,那就必须承担其社会价值,而“剧本杀”市场的混乱,说到底是在法规的盲区无序发展,接下来唯有出台行业规则,引导平台健康正能量发展,才能让年轻人有正确的娱乐体验感。

相关部门应该加强对这一行业的监督,且要对剧本重点审核,避免有“黄暴”剧情。当然,社会也要正确引导,避免玩家沉入其中。

讨论题:你认为“剧本杀”未来的发展潜力如何?

【注:本文图片均来源于互联网,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关注我们每天阅读更多精彩内容】